当前位置: 首页 事件 教学
2021-2022学年秋季学期本科生四年级《住房与社区规划》课程结果|儿童主体性视角的儿童友好社区营造

2021年《住房与社区规划》课程


2022

基于儿童主体性视角的社区活动空间设计改造

——以基于SPAR的游府新村活动空间改造为例


【学生】程思蕊、仇思远、陆艺、穆妮萨·马合木提、彭程

【指导老师】冯建喜、陈浩

【关键词】儿童友好社区;儿童主体性视角;社区规划;参与式设计

【作品简介】小组以典型的南京市城区老旧居住区游府新村为例,基于SPAR模式,调研社区内儿童活动空间的现状,结合活动中儿童提出的意见,对活动空间进行改造。以寻访、计划、实施和回顾为研究的四个主要环节,以儿童为主体视角,通过举办活动收集儿童意见、引导儿童规划设计社区公共空间,并通过二次活动收集儿童反馈,探讨儿童友好社区的共同缔造方式,不断优化方案与成果,最终提出构建营造儿童友好社区的可行机制,实现儿童视角改造社区的可能。

【作品成果】

一份儿童活动空间改造方案

两次“小小规划师”社区主题活动

一套儿童友好社区营造工作流程

一套以儿童为纽带的社区参与激活机制

绪论

01研究背景与意义


研究背景

政策导向

儿童友好城市建设:10月15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发布《关于推进儿童友好城市建设的指导意见》推动儿童友好理念深入人心。

双减之后社区扮演了儿童成长教育中的重要角色: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就“双减”意见答记者问:“社会是教育的大环境,要探索社区教育服务,建设学生活动中心,为学生在课后时间参与社会实践、社团活动、志愿服务提供活动场所。


问题导向

        通过对游府新村的实地观察,我们了解到社区内的儿童活动空间存在着环境质量较低室外活动空间较少照明不够游乐设施老旧等问题;

        通过在游府西街小学前对家长的随机访谈,我们了解到:“双减”之后由于放学时间的延迟、活动空间安全性不高等问题儿童对社区内活动的参与度反而降低了

       基于以上的基础调查,我们发现了“双减”之后儿童无处可玩、社区活动内容单调等问题,并将其作为我们后续深入研究与实践的问题导向背景。

选题意义


保障儿童活动空间 满足不同年龄段儿童对社区活动空间内设施的要求,在“双减”之下依然给社区内儿童创造良好的活动空间。

发挥儿童主体作用 帮助儿童了解社区规划知识与内容,培养儿童融入社区实践的氛围,建立相关活动流程与规范。

儿童友好社区营造 将社区营造成满足多方主体需求的,具有活力的、安全的、多样的、有趣的儿童友好型社区。

提供模式借鉴思考 对研究过程进行归纳总结,为儿童参与公共空间建设、推动儿童友好社区建设提供借鉴和思考。


研究区简介

选取典型的南京市城区老旧居住区作为研究区域。游府新村位于新街口淮海路,北与游府西街小学隔街对望,南与金陵刻金处相邻,东邻延龄巷,西邻抄纸巷;作为学区房,儿童群体较多,更有研究价值。


02理论支撑与研究方法

理论支撑

儿童友好城市(CFC)

        “儿童友好城市”(简称CFC)概念广义定义是一个可以听到儿童心声,实现儿童需求,优先权和权利的城市体系。

        以《儿童权利公约》四项基本权利(生存权、参与权、受保护权、参与权)为基础,从政策、服务、空间三个方面进行儿童友好城市建设。

哈特阶梯理论

        哈特(Hart,1992)根据儿童参与空间设计的“程度”情况提出了八级梯子模型。


基于PDCA模式升级的SPAR模式

       PDCA模式(又称戴明环法 )是爱德华兹·戴明在1850 年代提出来的一种易于实施的解决问题模式。PDCA由 4 个主要进程组成,即“计划 (Plan)-实行 (Do)-检查 (Check)-调整 (Act)”。

    与他国国情不同的是,中国社区设计过程中,需要更多地关注其复杂的社会环境和开展的动⼒机制,因此,改良后的SPAR模式更为适合我国的社区:

     在 SPAR 模式中,社会环境和动力机制是至关重要的一环,适应社会环境和找准动力机制的基础上反复进行方法途径的探索和假设型结果的演绎,伴随着行动和回顾过程,互相支撑以达到最佳效果。因此设计者们需要扎根社区,以人物为线索寻找可持续的动力机制,使工作坊效果获得持续性。


研究框架


寻访


01 场地调研 总结问题

对儿童活动进行观察发现

1.现发生的儿童活动:追逐游戏、攀爬、骑自行车、跳绳等

2.儿童活动主要范围:几乎聚集在居委会旁的开敞空地内,部分儿童在社区内的街道上骑车追逐

3.儿童活动主要时间:放学后至晚饭前,天黑后仍有儿童活动,但数量明显减少

对社区活动场地进行观察发现

主要儿童活动空间问题:

安全隐患-高台高差过大及夜间灯光不明儿童有受伤的危险

分区不明-停车场与活动空间有重叠

活动受限-儿童活动拥挤,家长多在运动设施上靠坐交谈

宣传不足-儿童对社区提供的服务了解较少


02建立关系 发现需求

双减变化:50%的受访者认为双减后儿童活动时间变长

现空间评价:部分家长给予否定评价,大部分儿童持认可态度

现社区活动:大部分家人对社区内儿童可参加相关活动不知情,约40%的儿童听说过相关活动,其中仅1人参加过

功能需求:家长和儿童均对社区空间的运动锻炼和娱乐休憩功能提出最大的需求;对社区活动中的节假日活动兴趣最大

参与意愿:家人和儿童均愿意参与社区建设

03 对接社区 了解机制


计划与实施


01 目标预想 活动策划


整体活动目标

儿童社会教育

帮助儿童储备社区营造、空间认知的知识

社区意识培育

唤醒儿童参与社区营造的意识,以儿童为纽带激活社区营造动力

空间优化改造

了解儿童活动的特征(点、线、面),征集活动空间及活动内容(娱乐、学习)的改造意见

阶段活动策划

活动一:儿童活动空间认知和评价

时间:11月13日15:00  

主场地:居委会会议室  分场地:小区内特定节点

活动二:儿童活动空间设计与改造

时间:12月18日15:30 

主场地:居委会会议室 

02儿童参与 意见收集


活动一举办

相关知识介绍、引导需求表达

通过熟悉的活动空间与地理位置引导小朋友们了解空间与概念,认知空间与尺度。

带领小朋友们对自己活动空间与内容进行标注绘制,同时通过绘图,从儿童角度出发,表达其对活动空间环境与设施的要求。

活动一总结

儿童活动范围认知  通过儿童手绘以及实地调研。社区尺度:学校与社区间道路短暂逗留;小区尺度:广场、周边道路与篮筐空地;广场尺度:器械、空地、高台。

活动空间的问题  运动器械吸引力低,用于攀爬而非锻炼;空地铺地凹凸不平易摔跤,且功能单一人员混杂;高台无围栏,具有安全问题。

儿童对活动空间的需求与期望 活动空间需要安全性、趣味性、受众广泛性。设施:更多的游乐设施、攀爬设施;环境营造:植物花草池塘喷泉等;安全保障:护栏的设置、监督机制的建立、动静分区;服务设施:小卖部、公厕、猫狗小屋。


03方案设计 可视表达



活动二筹备

方案设计与模型制作

功能分区图:整理地块,动静分区,丰富场地功能,满足儿童各类活动需求

鸟瞰效果图:有效利用场地高差,消除安全隐患,增加趣味性

模型效果图

高差转化为滑梯与折叠空间

娱乐健身区设施多元,色彩绚丽

融入封闭水元素增加空间灵动性的同时避免安全隐患

为婴幼儿家长提供陪护区域


实体模型:为第二次活动中,儿童参考以上设计方案,结合个人想法,借助积木、木棒等材料,进行场地设计改造准备。


04回访儿童 评估效果

活动二举办

相关知识介绍 向小朋友们接受社区微更新、社区营造、公共空间等相关知识;

方案意见征集 总结上次活动的场地建议,向小朋友们介绍我们的设计方案,并征集其进一步的意见;

动手合作设计 在我们事先制作完成的两个模型基础上,儿童自己动手进行方案设计,并落实到模型上。


活动现场图片

回顾

01评价收集 反思优化


活动后评价


直接参与者

1.活动形式的认可 :活动不断推进以及深化,将画面的东西由平面到立体展现,方便认知

2.活动内容的认可:活动与生活息息相关,能够从最频繁使用者——儿童的角度了解需求,寻找与成年人不同的视角与使用感受

活动协办者

1.活动的公益性在现有的社区活动基础上一定程度上丰富了活动的类型与内容,双方没有利益的掺杂,使得活动的目的纯粹

2.活动的可用性社区是在不断进行内部更新改造的,能够通过活动从儿童的角度了解社区居民的需求,从而对社区设施的更新改造有了灵感与方向

方案优化

功能分区图:扩大健身娱乐区,调整休憩过渡区

鸟瞰效果图:调整功能分区,优化植物幕墙,提升绿化景观

改造交流区突出植物幕墙 丰富健身娱乐区增加娱乐设施

优化绿化景观区融合多类草植  运动追逐和休憩区柔和过度

02机制建立 持续营造


反思与总结


1

老旧小区焕发活力的重要因素——儿童友好设施和空间

对于一个城市而言,建设儿童友好型公共空间关系到城市中儿童的身心发育、认知、情感和社会化进程,进而关系到人口的素质和质量,而目前城市存量提质发展的重点是老旧小区更新,相对应的便是儿童友好社区的建设。社区中儿童友好设施和公共空间的建设,对老旧小区而言是活力源泉。


2

老旧小区更新的重要视角——儿童视角

从儿童的视角出发与规划师或家长的视角出发所观察到的社区是存在一定区别的,在改造儿童活动空间方面,应首先充分考虑儿童的意见。营造儿童友好社区要做到真正对儿童友好,便要从儿童主体视角出发,让儿童参与社区更新的学习、设计、建造与维护全过程。


3

老旧小区更新的精进途径——不断循环

在此次游府新村活动空间改造的研究中,我们采取了SPAR模式,“寻访、计划、实施、回顾”是一个不断循环的流程,从前期改造建设到后期维护修建,都需要重复这一循环。由于我们研究时间有限与疫情的影响,存在着设计方案时与儿童的沟通不够充分等问题,若将这一模式真正运用到社区更新中,需要更多次的与儿童的交流。